Betcmp冠军

当前位置: > Betcmp冠军 >

外媒:解散的特朗普顾问团 在对华政策上起过作用

时间:2019-05-27 04:18    作者:admin     点击:

  美国解散两个高级别商界顾问小组,此前这两个小组遭遇一连串辞职,以抗议特朗普对极右翼暴力事件作出的反应。

  美国一些商界因参加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两个如今已经解散的顾问团而遭受抨击,但其中部分人仍然认为他们的努力是值得的。

  英国金融时报分析报道称,当时特朗普政府组建了两个顾问团——策略和政策论坛以及制造业委员会,他们知道加入其中会让他们面临声誉风险,但他们认为与特朗普一起工作可以让他们有机会改变特朗普政府的立场。

  这位美国周二的言论——包括声称上周末在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与新纳粹主义抗议者一道的也有“非常好的人”——让几乎所有商界领袖意识到他们不得不与特朗普结束这种关系。

  但是一些人认为,他们的参与带来了显著效果,特别是在是否把中国列为汇率纵国的问题上。

  在4月2日接受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采访时,特朗普仍然坚持他在竞选时的观点,声称中国在汇率纵方面是“世界冠军”。

  但在4月11日策略论坛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企业高管们相继发表意见,都认为该指控是错误的,并且会适得其反。

  “随着在座的人轮流发言,差不多每个人都表示这将是非常糟糕的想法,”一名前成员回忆道。

  第二天特朗普接受《日报(客微)》采访时,他已经完全改变了说法,声称不会给中国贴上汇率纵国的标签。从那以后,该问题得以逐渐淡化。

  安永(EY)首席执行官马克·温伯格(Mark Weinberger)曾经是策略论坛的成员,他在昨天给员工的信中写道,该论坛“在贸易、经济增长和家庭带薪假期等问题上产生了积极影响”。

  商界领袖们并非总能成功说服特朗普。很多人敦促他让美国留在巴黎气候协定内,但他拒绝了。

  6月,由于特朗普的这一决定,特斯拉(Tesla)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退出了两个顾问团,其他很多成员也对特朗普该决定不满。但策略论坛的主席、黑石(Blackstone)首席执行官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认为,该小组应该团结起来继续为商业付出努力。

  然而,当他们听到周二下午在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铺着大理石的中的发言后,很多商业领袖决定是时候与特朗普划清界限了。

  周一特朗普在白宫发表的事先准备好的声明原本让他们放下了心,当时他明确谴责了“3K党、新纳粹分子、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其他我们美国人所珍视的一切事物的仇恨团体”。

  但周二,特朗普称“你也能看到(抗议)双方都有非常好的人,包括那些‘没有恶意地’参加示威以反对拆除南方联盟将领罗伯特·E·李(Robert E Lee)雕像的人。”

  “他就像是践踏自己台词的演员一样,”一名策略论坛的前成员谈到特朗普周二的新闻发布会时表示,“本意是打造基础,之后一切都化为乌有了。”

  当天整个下午,策略论坛的成员都在讨论应该怎么做。在当晚大约9时的一个电话会议上,几位CEO——包括百事可乐(PepsiCo)的卢英德(Indra Nooyi)、IBM的罗睿兰(Ginni Rometty)和波士顿咨询集团(BCG)的里奇·莱塞(Rich Lesser)——认为,全体成员应在第二天做出决定。

  苏世民一直对自己的立场讳莫如深,但隔日,他在周三上午11点半召开了全体成员出席的电话会议。他还写了一份声明,解释论坛已决定解散。他在电话会议上宣读了该声明,供大家表决。

  与会人士表示,在投票时,除两人之外,其他所有成员都赞同解散论坛的计划。有些成员还表示,如果其他人想继续干下去的话,他们将会退出。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之后给员工发了一份通知,解释了他支持该决定的原因。

  “我强烈反对特朗普对夏洛茨威尔所发生事件的反应,”他写道,“这里完全没有含糊其辞的余地。”

  苏世民致电白宫,告诉该论坛要解散,不久特朗普发出推文:“我没有对制造业委员会以及策略和政策论坛的商界人士们施压,而是终止这两个团体。”

  策略论坛发表了一份声明,出于对特朗普的客气,表示“和我们将解散该论坛”。实情是,解散的决定是由论坛成员单方面做出的。

  另一方面,制造业委员会本已是分崩离析的状态,到特朗普发表推文的时候,已有8名成员宣布辞职。通用电气(GE)表示,董事长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尚未表示他将退出,但已经决定要离开。

  8月初接替伊梅尔特的GE新CEO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在一份通知中向员工解释称:“在昨日(周二)发出极度令人不安的声明后,我们决定,GE必须退出这个与美国制造业有关的委员会。”

  由于这两个顾问团的解散,美国企业界将需要找到其他途径来向特朗普表明自己的观点。在税制改革辩论即将在国会启动之际,缺少一条畅通的沟通渠道令有些人很担忧。

咨询中心